蒙牛距离“营收过千亿”梦想有多远?
2019-08-28 16:16:42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过去三十年间,中国消费品行业经历了一个黄金时代,诞生了一批数得上名字的大公司。而蒙牛从创业型小企业,发展成为国内乳制品行业知名企业的故事,也为人们所熟知。

蒙牛的发展历程,筚路蓝缕,自不必言。当时间飞逝,2019年已成为蒙牛冲刺营收过千亿目标的关键之年。在这个关键时点,蒙牛在自身营业收入业已落后的情况下出售君乐宝,引得业内人士直呼看不懂。同样是在上半年,蒙牛半年时间三次换帅,管理层的动荡给未来的业绩留下了巨大的不确定性。

截至8月27日,蒙牛的千亿市值目标已经达成。不过其几十亿元的高商誉价值以及保持在高水平上的有息负债率,始终是盘旋在其千亿市值之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。

出清君乐宝,得还是失?

2010年,三聚氰胺事件对乳业的影响仍未消除,蒙牛以4.69亿元的价格,购买了君乐宝51%的股权,成为君乐宝的大股东。

时隔9年之后,即2019年7月1日,蒙牛乳业发布公告称,以40.11亿元的价格出售所持石家庄君乐宝乳业有限公司全部注册资本的51%。交易完成后,蒙牛不再持有君乐宝的股权,双方长达九年的合作关系终结,君乐宝自负盈亏,重获自由身。

蒙牛距离“营收过千亿”梦想有多远?

九年9倍收益,很多人认为这是一笔划算的买卖。但一些业内人士则不这样认为,仅仅从回报的角度分析,九年9倍的回报率固然很高,但众所周知,蒙牛购买君乐宝时,正是乳品行业的低谷时期,当时蒙牛选择的时点很好,但卖出的时点则颇具争议。

如今中国乳品行业已经完全走出当年的阴影,在新消费时代迅速崛起。君乐宝2018年营业收入130亿元,2019年的营收大概率会达到150亿元,2020年会达到约200亿元。按照君乐宝的发展速度,如果将来分拆上市,君乐宝的市值就更具想象空间。而蒙牛将其51%的股权卖做40亿元的价格只能说是贱卖。

从另一方面来说,君乐宝对于蒙牛是很好的优质资产,2018年前者净利润是3.07亿元,为蒙牛贡献净利润近一成左右。如此优质资产,蒙牛为何还将其割舍?对此,蒙牛相关人士回应称,本次转让君乐宝的股份,符合公司专注明星乳制品的发展战略,也符合公司及股东的整体利益。然而这种解释和回应是难以降低投资人的质疑的。

更让人痛心疾首的是,蒙牛出售君乐宝,可能是为自己培养了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。现在的君乐宝早已不是吴下阿蒙,在与蒙牛同处一个战壕的9年中,君乐宝营收从十亿一举跨过百亿关口。君乐宝具有优势的品种,低温酸奶市场占有率高居全国第四位。

除了保持低温酸奶业务为核心战略外,2014年君乐宝通过细分市场进军婴幼儿配方乳粉。数据显示,2018年君乐宝奶粉销量突破了4.6万吨,销售收入同比增长超过100%。

两家在一口锅里搅马勺,君乐宝势必要服从蒙牛的整体战略,避免同业竞争。而君乐宝单飞之后,将不再有这样的限制,极有可能进入更多的的细分品类,与蒙牛的主打产品出现对垒的局面或许只是时间问题。

半年三换帅,产品竞争力存疑

2017年,蒙牛提出“双千亿”目标,即到2020年蒙牛的销售额和市值分别达到千亿元。蒙牛出清君乐宝,以及面临营收过千亿的巨大压力,个中滋味,体会最为直接的,就是蒙牛的高管了,这从蒙牛高管的频繁变动中可见一斑。

在过去的半年里,蒙牛已三次更换董事长,管理层的动荡增强了蒙牛经营的不确定性。今年4月29日蒙牛发布公告称,陈朗获委任公司非执行董事、董事会主席、提名委员会主席及本公司战略及发展委员会主席。

自2011年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接任蒙牛董事长后,蒙牛就开始频繁换帅。2016年,宁高宁调任中化集团,中粮集团副总裁兼战略部总监马建平接任蒙牛董事长,并在半年后由原雅士利总裁卢敏放接替孙伊萍任蒙牛总裁。

今年年初,马建平再度卸任,转由中粮集团总裁于旭波出任蒙牛董事长。如今,上任仅3个多月的于旭波辞任,陈朗接手董事长一职。

核心团队的稳定向来是企业经营的无价财富,蒙牛频繁换帅,可能会对蒙牛的经营产生重大影响。而这有可能直接影响蒙牛营收过千亿目标的实现。

此外,蒙牛财报数据可能也存在一定的问题,比如有息负债率这个指标。有息负债能够很好的衡量企业的真实负债情况以及财务杠杆率。由此甚至可以延伸出来蒙牛对渠道商和供应商的把控能力。而蒙牛有息负债率达到22.18%,有息负债额高达147.43亿元。

如果企业及产品竞争力很强,渠道商和供应商就愿意提前支付货款,相关垫款就会形成一定数量的沉淀资金在蒙牛手中,这笔钱对于蒙牛来说,相当于无息借款而无偿使用。显然蒙牛无法做到这样的号召力,要不然也不需要借债近150亿维持经营运转了。

此外,蒙牛在渠道上选择了分销加盟这个看似轻松的方式,通过跟各种渠道的分销商合作来实现产品的市场流通。这就永远存在蒙牛与渠道商的博弈,特别是在市场动荡的时候,这种博弈就会愈加激烈和突显。

近年来,蒙牛销售体系由大经销商模式,通过增加小经销商数量,推行新事业部制,细化市场,加强电商销售渠道等手段,逐步向扁平化方便改革。目前来看,改革效果暂未显现,还有待市场的检验。

蒙牛距离“营收过千亿”梦想有多远

蒙牛在2017年定下“双千亿”目标后,便开始了收购活动,先是收购现代牧业和中国圣牧,后又与中鼎联合牧业合作,发力中小牧场。

效果是有的,但远远不够!在一系列的跑马圈地之后,根据蒙牛2018年财报,其全年实现营收689.77亿元。按照2018年的销售额,距千亿元目标还有300多亿元的巨大差距。即使按照2018年14%的增长率来计算,到2020年营业总收入也仅能达到900亿元,距离千亿目标仍有百亿差距。

蒙牛距离“营收过千亿”梦想有多远?

数据来源:公司财报、中商产业研究院整理

除此之外,根据2018年财报,君乐宝去年销售额实现了130亿元,占蒙牛营业总收入的18.8%,这部分应收,注定要从蒙牛的总营收中去除,这势必增加蒙牛完成业绩目标的压力。

蒙牛或许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,今年7月,蒙牛发布公告称,拟发行5亿美元债券,融资额折合人民币34.39亿元。这部分债券顺利发行,加上去年的净利润32.04亿元以及出售君乐宝获得的40亿元,蒙牛手里就掌握了百亿规模左右的现金。因此,这笔巨额资金的去向则成为蒙牛未来的关键。

笔者通过查阅资料发现,蒙牛前几年收购非常活跃,而最近两年逐渐趋缓。接下来,手握百亿资金的蒙牛能够顺利通过收购,并实现千亿营收的目标吗?有业内人士认为:难度很大!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